一、朱秀華借屍回陽記
現今社會上,物質科學大進步,但受炊西文化的影響致使中華民族,不顧中華文化根本的「倫理,道德」精神,而被酒色財氣煙,五毒所感染,曲認儒家的忠恕,道教的感應,佛教的因果為迷信的落伍行為,故多不肯相信,而入六道輪迴,不能修成正果,山人為此要證實有無靈魂的存在,所以民國五十七年歲次戊申農曆十月初五日,邀請,中國佛教會文化復興宣化團廖居士水泉,新竹文聖堂李居士生傳到雲林縣麥寮鄉吳施主秋得先生家中訪問,再次於民國五十八年歲次己司農曆五月二十八日,邀請中國佛教會疹居士水泉五明宮修善堂吳居士阿助,同往麥寮鄉麥津村紫林寺拜訪,黃堂主庇祐居士同往中正路九十五號得昌建材行訪問吳施主秋得先生,詳細詢問民國四十八年間金門小姐朱秀華借屍回陽的事實,以證明確實有靈魂鬼神的存在,亦有善惡因果報應矣。

曉修夜鍊知果因,百善勤行存雙親,善善惡惡終有報,虔誠修心樂聖真。

二、朱秀華遭難記
時在民國四十五年,位於金門島上,有一間開設朱家什貨店,老板名朱清,妻朱蔡蕊,生有一男一女,長子隨國軍來台灣為國干城,家中存有朱清夫妻及女兒秀華,朱清早年魚為業,勤儉立家,為人忠厚,然後經營一間什貨店,秀華自幼即是虔誠拜佛禮神,家中奉祀觀音菩苶,眉幻聖母,地藏王菩苶,秀華自國民學校畢業,幫忙家事孝順父母,自十五歲那年起就淨口素食,是一個典型的良善淑女,為鄰里所聞知的孝女,事的起因,在民國四十五年八月二十七日,共匪砲擊金門,當時金門島上的居民受害慘重,死傷的居民不能枚舉,未受傷的百姓,因恐發生戰爭,所以紛紛拋離家鄉,乘漁船向外海逃命,要來台灣謀生,其時朱清夫妻及女兒秀華,亦為生命向海口逃命,而朱清夫婦不幸被共匪打來的大砲死在砲火之中,因為秀華走在前面,不知父母死亡,而秀華本人亦不幸被流彈傷在左足,傷勢甚重,血流如注,行動不自由,拖命逃進一漁船,該漁船已人滿之感,不堪加載,風浪又大機器又被匪砲打傷,運轉失去操作能力,船出海外時,船身已漸漸入水沒辦法再行駛,所以盡最善而待天命,任由海水波浪漂流,此時在船中的年青男子為要救老弱婦女不顧海濤滔天,紛紛見義勇為跳落海中如此壯舉實可使人人欣佩,但此船經過三日的驚險,已半沉半浮的狀態,被滿潮送上雲林縣界的台西鄉海外相對的海豐島,(日據時代地名為佐草木島)當時適在台西鄉安西府王爺三位千歲「馬鈴山」出巡狩期,到日落西山海潮已退,在海豐島的東海岸邊有一隻船半浮半沉,浩在暗礁,內中有老弱婦幼二三十具的屍體,其中只存一位未斷氣的,年紀約十八九歲的女子,(即朱秀華)在此地的漁民發現此漁船,已爭先恐後跑來一看此船,未知何處被海水漂流而來,船內很多一包一包的包袱及死屍手上頸上都有飾品,包袱內有黃金裂元等值錢的物件很多,此時未斷氣的女子,(朱秀華)被漁民的喧嘩聲音,展開無力的眼皮,望著眾漁民,用有氣無力的聲音哀求眾人,『若有人救了我的生命,甘願終身作妾作婢或女兒』,但這群埋沒良心的無恥漁民,共有二十八人都為船中財物所迷,你搶我奪,平分財物,形同海賊,妄顧道義不怕天譴行動如猛虎真是人面獸心,無人來救弱少可憐的女子,鳴呼,黑暗的社會,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古人之言,有先覺之明,人人為著眼前身外之物,喪失人性,不顧他人的死活如此天理何在,道德何存,奉勸世人不可貪一時眼前的暢樂,妄顧道義,不想後果,佛說「有因便有果」「天理昌昌報應不爽」,近報自身還報子孫臭名萬代,善報惡報早報慢報非是無報。

而現代的人,都是以科學至上,事不知科學亦是有因有果為基礎的,我們都是黃帝的子孫,大家來厲行我們四千六百餘年來,歷代祖先所傳的五常(仁義禮智信),不可見財忘義致使「一失足成千古恨」家破人亡臭名留以後世,使子孫被恥笑蒙羞,孔夫子曰「若要人不知就以已莫為」祈望各位大賢大德,用人溺己的大慈大悲的心理來行世,遵奉五常,那麼世界能得和平人類就能建立幸福家庭,是所深盼矣。

話說回來海豐島上的漁民,搶劫財物後恐有後患不顧朱秀華的死活,大眾合力將漁船推開岸邊,因此漁船被海濤淹入在海中,可憐的弱女子,不能離開魔掌,活活被無情的漁民害死,在各漁民搶劫財物當時,朱秀華曾聞,漁民中有一位在說「大家不要搶啊,船內有活人救人要緊」但各漁民不聽勸告,反被惡言惡語相向,其中有五六個年壯的漁民,不服勸阻反打勸阻之人  說「你要再多嘴我就要你的命」致使這位善良漁民(林清島大德)不敢再開口,亦不敢向前施救,只流著同情的眼流無法可施,目視朱秀華被葬送在大海中,朱秀華含冤受屈,魂散離恨天,死在大海中,而眾漁民船沉大海後就作平分財物,要分給林清島大德一份,但他不敢要不義之財而被眾惡漁民笑為大傻瓜,眾漁民瓜分財物後,歡天喜地有的漁民如獲天財,啍著山歌回去岸上只留著海濤拍岸之聲,鳴呼先人云 :

善有人善,若無人善,設立天堂何人登。
惡有人惡,若無人惡,設立地獄何人落。

三、善惡因果報應的實現
島上的漁民,將財物搶劫後,每日不出海作業,都是三三兩兩渡海過來○西方面盡情花天酒地,不務正業,探花問柳,沉醉酒色之中,而謀一時暢樂,不想後果如何,不信神,不信報應,但天網恢恢報應不爽,自朱姑娘被害經過六個月後,很快報應就到了,俗語說「現做現報」這叫做現世報,而善良的林清島被各漁戶打罵後,負氣回歸家中,自嘆自己,流著同情的眼淚,又不敢到台西派出所去報案,自恨人貧言輕,各漁戶發橫財已不出海作業,自己又是一個小海腳(被雇用的作業船員),沒有漁船捕魚,生活就生出問題,所以仝妻小相量渡海來台西向朋友借金錢購買七支大竹,動手做成竹筏,出海釣白帶魚,(因釣白帶魚資本很省的關係)事不知每日都滿載而歸,此時各漁戶都沈醉在酒色中,不出海工作,所以林清島大德所捕的白帶魚自然而然賣的很高價,各中盤(大賣)都願意加價搶購,如此二個多月,林清島大德可以說白天痛惜善良人,已成一小康之家,林清島大德看漁戶都不務正業,他也不願再住海豐島,就搬家居住台西,現時已有三隻漁船出海捕魚,林清島大德是現台西五條港安西府管理委員會委員兼外務組長林金水先生的親叔父,為人樂善好施,守五常,此都是做善事受善報,不被財物引誘,不取不義之財,上天就會降福給你不信請看林清島大德就是最好的證據,山人躬身奉勸諸君不可小惡而為之,然禍不至福自遠之,一日行小善,然福不至禍自遠之,謹守一句話,定可人不仁,不可我不義,來感化惡人,大家和平相處那就是國父孫中山先生所遺訓的世界大同矣。

再說朱秀華被惡毒的漁民活活害死在海中後,因為陽壽未皆終,所以陰魂無斤歸宿,每日在海面上及海豐島上漂流,同另外的鬼魂在一起,時逢五條港安西府張李穆三位千歲奉天命出巡,陰魂朱秀華在千歲爺面前,哭往事,當時三位王爺大發雷霆,命朱秀華在海豐島三年,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三年後即到千歲府要給他想辦法,但朱秀華是一個善良的女孩,自十五歲就拜神禮佛每日素食,所以自怨薄命不想報仇,心內想「林清島」大德代她的不平被各漁戶辱打,所以要報他的大恩每日在海中等違清島大德出海捕魚,李秀華就幫忙趕魚給他,所以每日林清島先生都是滿載而歸,三年中間,朱秀華幫忙林清島先生賺很多的錢,因此林清島大德成為台西鄉一位富翁,現時在台西鄉人人都知林清島大德的義舉,得陰魂幫忙捕魚的事。

但在海豐島上有數十位外海漂來的無主遊魂聞說朱秀華被害經過,路打不平,唆使朱秀華報仇,要為朱秀華出一口氣,見朱秀華不肯報仇,就去對各漁民報仇,這群惡毒埋沒天理良心的漁民被交纏到家破人亡,風波不息,睡食不安一天一天病的人多起來,死亡的一天二人三人不等,有的神經錯亂瀉身露體,日夜奔走街頭巷尾,逢人便說當時搶劫財物及陷害一位小姑娘的情形,並勸後人不可亂做,如報應期到實是家破人亡,講了後就跳入海中自殺,這個消息漸漸傳到台西居住的善人林清島大德的耳中,使林清島大德想起以前各漁民搶劫的情景,所以趕快辦一付牲禮香燭紙錢,獨自一人乘船渡海到海豐島求朱秀華的陰魂,不可再報仇並可以塑金身奉祀(現時在海豐島有一尊塑現代式的金身被人奉祀菄漪O穿洋裝的女兒相)朱秀華為報答林清島大德,就求各位陰魂不要再鬧,如此三年後朱秀華的陰魂就往台西鄉五條港安西府報到「安西府是奉祀張李穆三千歲,神威顯赫,遠近聞名香火旺盛,終年不絕,廟宇美觀,設備莊嚴堂皇,景色美麗,座山面向大陸,每逢聖誕善男信女參拜者甚多」千歲爺就帶朱秀華的魂往冥府繳旨,冥王再命朱秀華在千歲府待命,有一日地藏王菩薩到安西府就收朱秀華為誼女,因為朱秀華命不該絕所以菩薩命千歲候機會要使朱秀華借屍回陽,因為朱秀華的館體已經沉落海中不能回陽。

話說回來林清島大德要使陰魂有歸宿聘工人趕往海豐島興工士木花錢事小,救人為要的心理,日夜趕工建一間小廟宇待廟宇落成後做七天的水陸道場,超拔亡魂歸宿,解開島上眾漁民的冤愆,自此島上就平靜不再有鬼魂的出現,如果各位大德遊覽往台西者,請渡海一遊就相信山人不是欺人之談,山人為證實此案獨自一人渡海往海豐島實地調查,發現島上漁民亦有二人精神失常在小廟前徘徊,聞說就是搶劫漁船有關之人,致使山人感覺天理報應實是好怕的。

在世如做虧心事,一失足成千古恨。

四、麥寮鄉的孝子
夏天的季節一股使人悉不透氣的中部,但在寶島的雲林縣麥寮鄉如同春天一樣,光景美麗,廟宇堂皇,有古香古色的房屋,整齊的街路,有美麗有海漢銀光耀眼的波浪,海風吹來不熱又不感覺暑天的苦惱,使人感覺置身在大自然中,不枉在人間學道之感,山人於民國五十八年六月二十八日彰化八卦禪寺林定模大居士的委託,再次(前次是五十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往麥寮鄉,這次是輕車熟路,到達目的地是下午三點多鐘,吳秋得施主算來是舊相熟的,我會同中國佛教會廖居士,五明宮修善堂吳居士登堂拜訪,吳秋得施主就笑容滿面來歡迎,下午四點半往紫林寺拜訪許庇祐大居士,詳細採訪吳秋得施主的父母至及去的情況,翌日二十五日會同許庇祐大居士再次往吳施主家中要來相片,證實有其事,不是妖言傳訛,祈望世之善男信女效法吳家的孝行善舉,來挽救社會的狂瀾,現時社會上不能尊師重道,以下犯上等等案件重重疊疊,就是不信因果報應不重家庭倫理是故山人恭請各位大賢大德共修善事回復昔日堯天舜日矣。

天理昭昭報應不爽,奉勸世上的人,不可貪眼前之小利為惡,太上感應篇曰「禍福無門由人自取」有的前世做,這世報,有的現做現報,有的這世做,來世報,如有不信者,請各位大賢大德注意鄉里的過去做惡人的下場,就可知善惡到頭終有報,實古人不欺我矣。

雲林縣麥寮鄉麥津村中山路九十五號,戶長吳秋得民國十一年生父名吳怨,母名蘇梅,半農半工,家中奉祀觀世音菩薩及天上聖母,全家都是虔誠的佛教徒,吳怨老先生,在世當時克己利人,奉公守法熱心公益事業,為地方建設,奉建廟宇,修橋舖路,懷抱助人為快樂之本,為一慈善家,當時(日據時代)麥寮鄉是鄉村地區,常有土匪出沒,治安不到的地方,所以該地的士罪就誤認慈善肯做的吳家一定富裕,常到吳家來搶劫,但每次都搶不到價值的東西後來土匪打探始知吳家是一貧戶,以後士罪就約束部下不可搶慈善的吳家,吳秋得先生育在孝悌之家受父母教訓,自幼就忠厚守五常知禮義廉恥年少有為,學習泥所技藝,勤儉起家到年紀二十多歲,奉父母命憑某說合,娶妻林罔腰亦民國十一年二月十二日生,夫妻同寅,岳父名林麻,岳母名木許桃,婚後夫妻相敬如賓罔腰是一個目不識丁,無受過教育的女子,但能孝順翁姑尊敬丈夫生男育女,料理家事,守三從四德家庭很圓滿,幸福家庭人人欣之,凡我中華兒女都祈望建立幸福的家庭,山人奉上一句如要祈望建立幸福家庭者,第一孝敬堂上活佛(即雙親)友愛兄第,視侄兒輩如己出,父慈子孝和睦鄉里,待人接物以禮相向,若要人敬我就要先敬人,俗語云「一日無事小神仙」禮神拜佛,祈求大眾平安,風調雨順,那神佛就能賜福,家庭就能幸福矣。

再說不幸的是吳母蘇梅,年老體弱年青時相夫教子,積勞成病,吳秋得施主日夜衣不解帶在病床看護,親奉湯茶求神問佛,而吳妻林罔腰每日早上風雨無阻往拱範宮虔誠祈求眉洲開山媽祖做主「情願促自己的歲壽一紀年奉給夫婿的母親」孝媳感動天地神祇,吳母的身體就漸漸健康,吳施主夫妻仕母致孝,可說是當今社會上的孝子孝婦的模範,是雲林縣人所共知,無奇不成書,事到民國五十一年一月吳施主的夫人吳林罔腰由感冒而生病,不能起床吳施主夫妻情深,愛妻生病各處聘醫師來給罔腰看病,吳施主本人日夜不離看護妻小,待罔腰病好後已是負債累累又無工事可做,為此吳施主獨自一人往街面慢步想辦法,行到公所外面有一面告示板貼一張招標廣告,是海豐島要建測候所的招標,吳秋得是土木工的工頭,所以喜出望外,就進入公所問明詳細決意投標,因為得標後可領總標數的十分之四現金也可以還債務亦可保養愛妻的身體,開標的結果吳秋得一人得標,標金領來後辦理家中俗事後就往海豐島現場查看一番,吳施主到現場始知事情不好辦,因為建築物是在岸壁上波浪又大,過去有二三個工頭都失敗過所以無人敢再投標如要一粒砂一粒小石都要到台西運般,是一個賠本的工作,不做的話又所領來的標金化去很多所以吳秋得施主進退兩難,在海豐島上行來行去想辦法,行到海岸邊看到一間小廟,吳施主是虔誠的佛教徒,所以看到廟宇就想拜拜祈神佛庇佑,踏入廟內一看心內思每一間廟宇的神佛的金身都是古式的蛚魽A只有此廟(小娘仔廟)的金身是電頭穿洋裝穿皮鞋是現代式的蛚魽A吳施主祈求後就回家請工人到海豐島興工,興工後每月初一日十五日都到小娘廟拜拜祈求早日完工,但在海豐島上工作的工人每日到日落黃昏看見吳老板身邊有一個美麗的姑娘隨在身邊,大家都想吳老板太風流,大約是台西的酒家女來的,而吳施主本人不知有其事,每星期日,就回家一次省親,在吳施主回家時街上的朋友都看到吳施主的腳踏車後面載一位姑娘,如吳施主回家他的夫人吳林罔腰就頭昏目暗如同生病,吳施主往海豐島後就不感覺身體不適,如此的經過到吳施主工事完滿結束後,有一天罔腰當晚倒床不起,吳施主趕快請醫來給妻看病,但每一位醫師都說沒有病,不敢開處方,到翌日吳施主來到斗六請醫,下午到西螺請醫,醫生都異聲同口說罔腰無病,但到此日夜半已氣絕身亡,吳施主中年亡妻,悲痛絕趕快使人往岳家報給岳父母知情,再派人要料理善後,但一按愛妻的心頭感覺心臟微微跳動,身軀如同冰塊很冷,如此現象經過三日三夜,直到第四天的夜半吳林罔腰再回陽,吳秋得待候在身邊,一看愛妻回陽心中無限的歡喜,而忽然間家中有燒香的氣味,趕快問愛妻「罔腰汝的身軀感覺如何?」她說「吳先生五條港安西府 莫千歲駕臨家中請汝快泡茶請客」吳施主覺得奇怪就問「千歲爺在那裡?」她說「你快捧茶到大廳桌上就可」吳氏因夫妻情深,聽妻的話就捧茶來到廳上,忽然間聽到廳上的沙發如有人座下去的聲音,一看又沒有人座下,所以吳施主就回房中,而她無起床就對吳氏說「千歲爺說你泡的茶太厚不能飲」吳施主感覺怪事,就到廳上倒一杯茶飲確實太厚不能飲,因為吳施主愛妻氣絕三四天沒有睡現兩眼朦朦就去泡茶,茶葉泡過多所以太厚,此時吳施主覺得她沒有起床為何知茶泡的太厚,就問「罔腰汝在床上如何知道茶泡的太厚?又你說話的聲音為何與過去不相同?」那是她眼淚汪汪但面容苦笑了一下,對吳氏說「吳先生我不是你的太太林罔腰,我是金門人名叫朱秀華,父名朱清,母親蔡蕊,在金門開一間雜,因為八二七砲戰,父母半路失散,後來乘漁船漂流到海豐島,被謀財害命的經過,後來被「安西府張李 莫千歲」收留,你到海豐島包工事及到「小娘仔」廟拜我,後來我來幫你工事成功,你是遠近聞知的三代孝子忠厚之人,你妻林罔腰又是賢淑孝順翁姑,願折已壽,奉添婆壽,孝感天地神祇,你妻為此陽壽已終,地藏王菩薩為可憐你是孝子中年失妻所以命我借你妻的屍體回陽,嫁妳為娶」,吳施主聞說心內想其妻暈去數天,大約神經錯亂,致使亂言亂語,心中很痛苦,要思一個辦法,翌日早上四點多鐘,獨自一人去拱範宮祈求天上聖母為愛妻的事拜拜,保庇其妻能得回復精神,到下午天上聖母的香爐已發爐(在爐中的香腳無火而自然發火),而媽祖的乩童在自己的家中快步跑來拱範宮出壇,要使執事人調吳施主秋得問話,廟中的管理人奉天上聖母的旨意,趕快到吳家調吳秋得施主到廟中,吳施主聞知天上聖母呼召不敢待慢,就到媽祖神前雙腳齊齊拜下去,乩童再開口言明,孝子感動皇天神祇,地藏王菩薩賜誼女朱秀華的魂魄,借你妻的死屍回陽給你為妻,要吳施主好好的照顧她,吳氏亦不大相信媽祖的交代,再往紫林寺懇求許堂主庇祐大居士,為其愛妻罔腰治病求賜靈符(因紫林寺內有奉祀地藏王菩薩)許大居士聞吳施主詳細言明,天上聖母有交代的話,趕快請神扶乩,地藏王菩薩顯靈就將朱秀華的遭遇及借屍回陽的經過詳細說出,再勸吳氏善視秀華,好好來孝敬父母,和睦鄉里守五常及為人處世,吳施主始知神佛愛護,虔誠禮拜再回家中但心中自想,現今科學昌明的時代,何來借屍回陽的神話,但愛妻罔腰的舉止行動,已仝往昔不相同,使吳施主莫明其妙,吳施主對愛妻言明要帶她到各處遊玩,她說「台灣的景色好玩嗎?」秋得答她「是好玩」,朱秀華很高興仝吳施主外出,吳施主帶愛妻往岳父家中,而愛妻每一人都不認識,致使吳施主覺得奇怪,所以帶到各地的醫院就醫,但每一個醫師都診斷她無病,最後吳氏帶妻往台南陸軍九二七病院就醫,而那位主任醫師就是金門來的醫師,就是朱秀華的堂叔,所以朱秀華到診察室一眼就認出是叔父,叫聲「叔父」但此醫師不認識她,問她「汝為何叫我叔父」那時朱秀華眼淚汪汪,就將金後砲戰至及坐漁船逃命到海豐島被害經過,後來借林罔腰死屍回陽說一回給醫師聽,醫師再問罔腰問家中的種種事情來對證後,使院內的護士往家中請太太來,朱秀華一看見是醫師的太太進來就開回叫「叔母」始使醫師相信是借屍回陽確實,到此時吳施主始認愛妻已死朱秀華借死回陽是事實。這是那世所稱的善有善報,種好因就收好果。

五、回陽的不同之點
修有人修 若無人修 紫袍錦帶何人受
騙有人騙 若無人騙 牛羊犬馬何人變
奉勸世人孝可感動天地,老實規矩存有道德者神祇能扶助
不可小惡做之,隋然禍不臨身,但福自遠之。
能得小善做之,福不降臨,禍可會離身去之。

萬惡淫為首,百善孝當先,孝敬家中活佛始能「建立幸福家庭」家中活佛若不肯孝敬,每日往廟宇拜神禮佛無用,亦能「造成大小苦惱家庭」苦所以恩「建立幸福家庭」的有識著須要孝敬家中活佛,這是為人子第一要緊的好方法,如是孝子者世上的人亦會尊敬之。

朱秀華自借屍回陽定靜後,體力精神理智禮貌,皆比以前的林罔腰較好,只說話的聲音皆屬金門口音,行前的林罔腰不識字,現在朱秀華則能寫能算,又清口素食,朱秀華料理家務比較林罔腰更佳,凡所料的事皆應驗如神,吳施主行前是一個土木工人,自朱秀華回陽後,要吳氏經營建材行,名曰得昌行,自經營建材行後,年年得利,現時已成麥寮鄉的富商,真是賢妻令夫貴山人願世之善男信女孝順堂上,效法吳施主的德行,以作警覺世人之好模範,此是山人到現地調查朱秀華被害的證據,若是虛傳者政府必不容情,在金門人士來住在台灣者,及朱秀華的兄長都親往麥寮對證,事實無訛,山人為供社會教化上,對於靈魂鬼神之事,善惡因果報應之理,切不可不相信是山人所深盼矣。

奉勸世人,過去我們如有做錯了事,沒有關係,過去已經過去了,如有做錯者,請到神仙佛聖的面前悔惜過去的錯,重新做一個善良的老百姓,昔日五百阿羅漢,都是惡人,受佛祖的感化現已成佛而受萬人的香煙,天上聖母身邊的千里眼順風耳,過去是山賊搶劫殺人,受聖母的引導現已做神,仙人打鼓有時錯,腳來踏差何人無,能得知過必改,回頭是岸,將此改頭換面,重新做人,能得改過向善,改者人人都是好人,改者人人都是善人,改過從善,社會幸甚,國家幸甚,山人才粗學淺,祈望社會上大賢大德多多賜來玉音指教是可深望,最後祈望各位大賢大德,我們是黃帝的子孫,本以道德來宣揚度世,而多一個人行善那就是功德無量矣。